聽見,聲音的風景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2018-06-25
Miss Miró

宜蘭太平山的翠峰湖環山步道,有一段山徑樹林茂密、林蔭高聳撐天、終年難見天日,從林地底層到樹身都被各種苔蘚植物攀滿,厚實的苔蘚不僅能吸水,還能吸音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踏入奧陶紀苔原區就像進到裝置大量吸音海綿的錄音室,所有聲音彷彿都被吸走了,苔蘚、地衣與草葉相依,不同的葉型滲出形狀不一的水珠,各有滑落的聲響與韻律,這裡是台灣最寂靜的所在,#聽見台灣 野地錄音師范欽慧《搶救寂靜》之路的起點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奧陶紀(Ordovician)是4億4千萬年前的地質年代名,這片苔原以奧陶紀之名主要是因為海拔近兩千公尺的翠峰湖,位處潮濕的中高海拔霧林帶,一有輕霧飄來,景致頓時神祕夢幻,讓人分不清時空,彷彿回到了遠古時期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#一平方英寸的寂靜 聲音生態學家戈登漢普頓說「寂靜」有兩種,一種寂靜是內在的,是尊敬生命的感覺,屬於靈魂的層次;一種是外在的,是我們置身於安靜的自然環境時,沒有任何現代噪音入侵時的感受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外在的寧靜是傾聽大自然的聲音,盡情詮釋它們的意義,是人類與生俱有的權利,只是在石虎失去棲地,飛鳥失去森林的同時,我們已經不再擁有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寂靜是一種喚醒,我們看見種子落在一株株老枝幹上,發芽再生長出兩三類樹種的依附共生,每一株布滿苔蘚的枝幹自成一方小生態,成為不同世代共聚一堂的微型森林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寂靜也是一種邀請,我們靜下心來,打開耳朵聽見森林裡處處是聲音的風景,在寂靜森林,唯一要做的事,就是傾聽!當你願意聆聽,你就能找回安定和平靜。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#寂靜森林 回到台北,凝視車窗外的霓虹和喧囂,照映腦海的綠蔭殘影,有一種恍如隔世的不真實感,同行旅伴忽悠問:回到凡間的我們,明天醒來會不會就長老了?有人大笑回答:親愛的,我們是保濕天后耶!

聽見,聲音的風景

#MIROS 趣旅行 初衷是在有限的經費下,身為一個 MIT 原生品牌,希望在宣傳產品的同時,也能傳遞台灣美好的風土人情。

處理中